采访手记之姑苏寻觅
作者:         来源: 新闻网         添加时间: 2013-06-25         浏览次数: 203

  2008710

  第一次到苏州是住在平江路上铁道师范学院的招待所里,这里的环境清雅,透着江南小城的朴实。时隔二十年我再次来到这里,眼前的一切简直让我目瞪口呆:树倒屋塌,堆成一座一座小丘,像千年坟场。杂草从砖隙里萌出,有的长到一人多高,弥漫开来,把路径深深地掩藏。我打草前行,路的尽头是几栋八十年代的单元楼,彼此拥挤在一起。外边的世界日新月异,可这里的时钟分明已经停摆。

  我所要探访的是居住在这里的主人――原交大副校长徐恒茂。老夫妇俩告诉我,多年前苏铁师并入城建学院,原来的校区作价一个亿,贱卖给了开发商,校舍被立即拆除,以后便撂荒直至今日。原来苏铁师的一些老教师不愿离去,他们的住房成了废墟上的孤岛。

  徐老虽九十高龄,但精神气十足,语调铿锵有力。我的采访从他的经历开始。

  徐恒茂,1920116生,江苏泗阳人。20岁时任泗阳县二区区委书记,19408月,他在去晥东北解放区开会的路途中被国民党部队截获,关押了三十三天。当时同行的共有九人,都被判了死刑,也就在执行的前夜,一纸批件放在长官的办公桌上,让长官的儿子无意间瞅见了名单,发现里边竟然有同学的名字,于是向父亲求情,徐恒茂这才免于一死,而其他人都遭到枪杀。此后他回到区里,担任过镇长、区长等职,1942年调任淮泗县民政科科长、人民武装委员会主任、土改工作队队长。内战时期他所在的工作队配合新四军攻打盘据在泗州的国民党整编师,由此成为华野八师的成员,先后参加了宿北、鲁南、峄枣、莱芜、孟良崮等战役。1948年淮海战役期间他担任宿西县兵站政委,19494月,他从南下工作队派往郑州铁路局。1956年在北京铁道学院干部班学习,1962年调中央组织农村工作队开展四清工作。文革时期进五七干校劳动。徐恒茂当年被国民党抓获,非但没死反而全身而退,这段历史一直受到组织的审查,到1973年问题才得以解决。他恢复工作的第一件事是参加华东交通大学的选址,次年2月正式调入上海铁道学院,任交大筹建处主任。1977年交大独立建校时任副校长。1980年调到苏州,担任苏铁师筹备组负责人,1983年离休。

  从徐恒茂这里我了解学校选址的标准,以及学校招收工农兵学员时他与顾稀之间的教学之争。他个人在交大八年中留下了两个谜:一是他主动担当起割地的骂名,一是两校分离时,他为何不去上海定居。听了他的解释,我的疑问没减反增。

  在徐老这里最大的收获是找到了十张老照片。翻拍后我回到旅馆,几次打开相机查看,越瞅越不满意,效果无法让我接受。第二天采访建设银行的刘龙兴,末了问他可否借扫描仪一用,刘龙兴跑了整个楼层也没有找到机器。从建行出来,我立即打车,告诉司机去苏州最好的照相馆,结果问了几家都没有扫描业务,后来总算找到一家,开出的价格是四十元一张,我谈好价钱,每张按二十元计,之后便打电话给徐恒茂,出租车开到平江路时,他已经把照片准备好等在那里,然后再回到照相馆,营业员让我第二天来取。这一来二去,包了一辆车满城跑不算,还要在苏州多住一日,花掉学校的六七百块钱。如果有一台像样一点的照相机,钱就可以省掉。对此我早有预料,曾向学校申请购置一台相机,学校为了省钱没有给批。

  2007年的夏天,我见识了一个失忆的苏州,一个让我奔波的苏州。

责任编辑: 白为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