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照文建校回忆录(六)
作者:         来源: 新闻网         添加时间: 2013-06-24         浏览次数: 407

第二十五章  参加江西省文革后第一次招生工作会议

  1977年10月26日,江西省文革后第一次招生工作会议在鹰潭市召开。从1966年以来大学十年不招生了,这是十年后的第一次招生工作会议,准备恢复高考。听到者无不欢欣鼓舞拍手称快。我们为华东交大筹建处的代表,参加了会议,也感到十分高兴。

  此次会议由当时的省文办教育组组长张体仁同志主持,会议内容很多,张组长首先传达了中央教育工作会议精神,以及华主席、邓副主席等领导同志在全国教育工作会议上的讲话精神。后面就研究如何贯彻中央教育工作会议和领导同志讲话精神,落到实处,把江西省恢复高考后的第一次招生工作搞好,要求1978年初把第一次招生工作圆满完成。

  此次会议给我印象最深的是,中央这一次教育工作会议,拔乱反正,把1971年全国教育工会会议的精神全部推翻了。1971年全国教育工作会议说的是,自解放17年以来,全国教育战线是一条黑线,是资产阶级专了无产阶级的政,教育战线一无是处。而这次教育工作会议则认为28年来全国教育战线始终是毛主席革命路线占统治地位,是一条红线,缺点是有的,但成绩是主要的。这不是天翻地覆的变化吗?在传达的时候,说是这次教育工作会议开过二次,一次在太原,一次在北京,以北京会议为准。

  在传达邓副主席讲话的时候,谈到这么一个情节,即为了弄清1977年全国教育工作会议纪要是怎么来的,邓副主席说,把当时参加会议的部长叫来,问问看是怎么出笼的。当时刘西尧部长说,现在查明,71年工作会议纪要是迟群挂帅,姚文元执笔,张春桥定的稿。邓副主席说,这是“四人帮”反对毛主席的又一罪证,统统推翻。

  听到这里我就想,华东交大建校的主要依据就是1971年全国教育工作会议决定的,会议纪要的附件里就谈到上海铁院迁到江西,改名华东交通大学的内容。现在1971年全国教育工作会议整个都是错的,我就预感到华东交大建校可能有什么变化。

  果不其然,此会议精神在上海传达以后,在上海铁院又引起了一场风波。很多人说,1971年叫我们迁到江西,我们说组织决定,我们服从。现在已经明确1971年的决定是错误的,那上海铁院迁往江西也是错误的,现在看来不应该再迁。此意见反映到上面,上级感到也在理,但华东交大已经在南昌建校,而且投资过半,停下来会造成更大的浪费,后来才出现了铁道部人字(78)1425号文件,上海铁院不再搬迁,华东交大在江西单独建校的内容。

  这也是华东交大的一段历史。

  1978年,华东交大没有招生,只作了一些高考的后勤接待工作,是当地政府通过蛟桥公社统一安排的。

此次会议还决定恢复科技人员的技术职称评定工作。过后不久,其他老校都进行了“讲师”职称的评定工作(评教授还晚几年),我校因为没有学生,教师没有讲课学时数,评不上。于是加速招生的准备工作,先办培训班、团干班,把省机械学校招的二个大专班接过来上课,陆续招生,逐步走向正规。所以说,1977年这次全省招生工作会议,对促进我校的建设也起到很大的作用。

第二十六章  参加文革后铁道部第一次学术交流会

  1978年9月,接到铁道部通知,说是准备召开“文革”后第一次学术交流会议,地点在大连、西安和珠洲,三个地方开会,内容有所侧重,时间预计在10月份,希望铁路系统各大专院校、科研院所和工厂作好论文准备,届时到大会交流。当时学校负责这方面工作的是陈俊怿同志把工作布置给我们系,我召开机电系(筹)员工大会,叫大家准备资料,争取参加会议。由于当时的实际情况,大家手头上没有资料,不准备参加。我想,我们华东交大正在筹建,没有科研成果是正常的,但这样的会议如果参加了,是宣传华东交大的大好机会,至少能使参加会议的人知道有一个华东交大,想调入华东交大的人也好了解地址,写信联系,我积极主张参加会议。

  在调入华东交大筹建处之前,我在上海交大是长期搞科研工作的,手头有一份实验报告,叫“柴油机曲轴箱应力分析的三向光弹性试验报告”内容比较齐全,我想把它整理改写一下,写成论文的形式,名字就叫“柴油机曲轴箱应力分析三向光弹性试验研究”,以此上报,争取参加会议。

  是年10月20日,接到通知到珠洲田心电力机车厂招待年报到,我如约参加了会议,并在小组会上介绍了论文的情况,没想到大会秘书处说我的论文很好,准备选入论文集,带到北京去了。不过当时我们没有打印设备,带走的是手写草稿。

  过了一段时间,又接到中国铁道学会的来信,叫我把论文按他们要求的格式重抄一遍,特别是图表,一定要用描图纸描清楚,以便正式出版。这封信先投到上海交大,再转到上海铁道学院,然后才转到华东交大。为什么?因为论文的作者我写的是华东交大机电系,没有具体人。

  “文革”前和“文革”当中,经常批判名利思想,那时写论文或著作如果用个人名义发表,往往被批判成名利思想,所以“文革”前的论文多数是集体创作,我当时的思想没有解放,也就把作者写成华东交大机电系。

  铁道学会的编委要求写个人名字,如果是集体创作,要写明第一作者、第二作者……,我照办了。

  1980年9月,论文集出版,给我寄来稿费和两本样书,见图5.

  该论文是以“华东交大职工的名义”发表并正式出版的第一篇论文。当时华东交大不用说“科研处”没有,连“教务处”也没有成立,并不奇怪。由于这篇论文的发表,南昌铁路局铁道学会成立的时候,还安排我当“动力学组”的组长。

  参加此次会议的都是知识分子,会后有好几位写信来,要求调入华东交大。长春机车厂的一位工程师,还专门与我坐一趟火车回程,一路上详细了解华东交大调人、建校等情况,陪我坐到向西站。

  图5 机车柴油机论文照片

第二十七章  创办华东交大成人教育

  约在1982年底,黄彭副校长找我谈话,说是接到中央(81)8号文件,要求对青壮年职工进行文化考试,统一颁发高、初中毕业合格证,不及格者要组织补课,为此学校准备组建教育科,叫我作好思想准备。

  1983年2月3日,人事处吴处长给我交代具体任务:

  一.成立教育科,由我任科长,归人事处领导。

  二.学习贯彻中央(81)8号文件,吃透精神,坚决按照国家文件的规定贯彻执行。由于“文化大革命”的干扰,1968-1980年所有颁发的高初中毕业证都不承认,必须重新补课,重新考试,及格者才能颁发新的“合格证”,合格证与职工的工资、升迁直接挂钩。我校是有权发合格证的单位。

  三.中小学的工作慢慢接过来,当时我校中小学由人事处管理,现归口教育科。为什么不叫职工教育科,也不叫成人教育科,就是这个道理。

  从此我开始组建教育科并从事成人教育工作,直到退休。

  一.职工补课的对象,主要是我校新招的工人,而且绝大部分是教职工子女,年龄段大都20岁左右,他们都是“文革”中高、初中毕业的。通过近两年的补习,他们绝大多数都获得补课合格证,接着又考取夜大、电大或函大,成人大专毕业后,正巧碰上整顿“以工代干”,由“工人编制”转为“干部编制”。转为干部编制以后,升迁的机会就多了,后来有不少人升为科长处长的,搞业务的人也有升为高工的。

  因为双港地区只有我校有颁发补课合格证的资格,所以本地区其他10多个单位的职工也纷纷要求参加我们的补习班学习,如603厂、铁路机校、919厂、仪器厂等都来了,我们适当收费,也同意了。一时间,补习班的学生熙熙攘攘,好不热闹。有的职工家属、子女好学上进的,也来参加补习,倒也收获不小。

  二.1982年,由教务处负责,办了一个电子类电大班,后来因为普通班招生逐年增多,忙不过来,遂把82级电大班移交教育科管理;1983年教育科又招了一个经济类电大班,这就是我校成人教育电视大学大专班的由来。

三.1984年10月16日,邵渭渔校长主持召开各系部主任参加的会议,讨论开办夜大的问题,大家一致认为,开办夜大势在必行。于是从1985年开始,华东交大夜大学开始招生。

  夜大招生,首先考虑有利于本校职工业务水平的提高,我校新增加大量的实验员和办公室、后勤工作人员,他们业务水平的高低,直接影响到华东交大的教育质量和管理水平,因此第一个班选什么专业至关重要。我考虑,不管什么部门,工作起来首先会碰到机、电的知识,作为大专层次,自然也会学外语、计算机,所以第一个班选择了“机电一体化”(这个专业的叫法,始于我校夜大学,当时其他学校还没有)。

  “机电一体化”的教学计划、课程设置着实费了一番工夫。因为既要学习“机”的课程,又要学习“电”的课程,二者叠加是肯定不行的,总学时有规定,不能突破。这就必须考虑精减课程,只安排“机”和“电”的主干课程和为学好主干课程而必须的技术基础课程,可学可不学的课省略,而且特别强调“运用”,而不是“设计”,如“机床设计”等课就不开了等等。这个班的学员毕业后,因为懂得“机”和“电”的知识,逐步成为多面手,在工作岗位  上发挥了很好的作用。

  夜大开始学生少,南昌市的学生我们开班车接送,后来学生多了,班车应付不了,夜大规模受到制约。于是我们在南昌市区开了三个夜大分部,学生不必来校(实验课还要来)上课,我们只接送教师去上课就行了,扩大了规模,减少了开支。所谓分部,主要是借助对方的教室,每个班他们派一名班主任,其他教学计划,教学大纲、教师都是我们的,保证教学质量。班主任也定期开会,明确职责范围,保证管理质量,经济上给分部适当提成,是一种新的联合办学的模式。

  四.大约从上世纪80年代初,学校曾举办了“铁路职工团干班”、“干部专修科班”等非学历教育,培训对象都是铁路职工或后备干部,培养了不少优秀人才,有些甚至是省、部级干部。从1986年开始,铁道部把“干部专修科班”列入成人学历教育,参加全国成人统一招生考试,择优录取,学生毕业后颁发成人教育毕业证,国家承认学历。

为适应上述变化,学校成立了“干部培训部”(处级),教育科连人带业务一起并入“干培部”,此时我任干部培训部办公室主任。

  1987年,铁道部干部培训任务基本完成,“干部专修科班”不再招生,于是学校撤销“干部培训部”,在教务处设成人教育科,我又带着成人教育的业务并入教务处,任成教科科长。

  五.1988年,学校开办函受大学,学员来自铁道部和地方。函大的特点是学员平时在本单位自学,只有面授时才来校或在函授站,以接收教师的面授等事宜,与我校有联系的路局函授站有:北京局、郑州局、济南局、上海局、广州局、柳州局、南昌局、福州分局等。这些函授站不仅接待我校的学生,还接待路内其他高校的函授生,所以叫共用函授站。有些是我们单独建立的函授站,与其他学校没有关系,如潍坊函授站、鹰潭函授站、九江函授站、武汉铁路职工学校函授站等。独立函授站一般都有以华东交通大学函授大学的名义招的函授班,学员是当地的。教学计划、教学大纲都是我们的以保证质量。教师看情况,如果当地能聘到就当地聘,当地聘不到我们派。当地的教师要事先报来经我们审批,有时还组织听讲,以保证教学质量。

  独立函授站的学员一般共来校二次,一次是开学典礼,来校看看母校,认识认识,入学教育一周;再一次就是毕业前来校毕业答辩和拿毕业证书。这样的班一般不招“工科班”,因为实验很麻烦。

  潍坊地区有我校90多名函大毕业生,一提起华东交大,大家都交口称赞,感恩不浅。

  六.我们还为建厂局、铁三局等单位培养不少“代培生”。所谓“代培生”就是该局职工或子女,耽误了考期或没有考上大学,但又想学习,经同意插入我校普通班跟班学习,但没有学籍,结业后考试合格发给结业证书,不包分配。这样的代培生总数也有几百人,他们不乏有一定成就者。关于华东交大成人教育办学情况本章附表。以后的事大家都知道了,不再赘述。

  光阴如箭,日月如梭。我退休也快20年了。回忆建校往事,历历在目,恍若昨日。一生当中,没有办成什么大事,琐屑小事而已。不过有一点,我是一直在努力去做,就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凡是组织上交给我的任务,不接则罢,接了必须千方百计予以完成。还是毛泽东他老人家说得好:“一个人能力有大小,但只要有这点精神,就是一个高尚的人,一个纯粹的人,一个有道德的人,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一个有益于人民的人。”在全校欢庆建校40周年之际,以此精神与大家共勉。

  附:

华东交通大学成人教育办学情况一览表

办学类别

办学层次

办学形式

学制

入学限制

专业设置

发证验证

备注

电视大学

大专

脱产

3

电大考试

电子类仪表自动化

 

财务会计

南昌电视大学发证

 

夜大学

大专

业余

4

全国成人统一考试上线

机电一体化、工民建、财务会计、计算机应用、建筑学等到

学校发证,省教育厅验印、路内学员由铁道部验印

 

函授大学

大专本科

业余

3年5年

工民建、给排水、财务会计、劳动人事管理等

本科毕业符合条件者授予学士学位

干部专修科(路内路外)

大专

脱产

3

财务会计、计划统计、计算机应用、劳动经济

有关系部和成教部共同管理,成教部发证

各种培训班、团干部班、代培生等

 

脱产

半年

 

1到3年

学校审核

根据学员要求设专业,有的插入普通班各专业

非学历教育,学校发结业证

责任编辑: 白为民